本文作者:新车测评

两会建言|全国政协委员张涛:建议建立有效的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 助力实现“双碳”目标

新车测评 2024-03-09

本报记者陈燕南北京报道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大规模增长,不断退役的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了今年两会关注的焦点。如何让废旧电池回收行业更加健康发展,需要行业系统性思考和梳理。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华晨宝马里达工厂厂长张涛,针对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的相关问题建言献策。在张涛看来,我国退役动力电池的数量正处于爆发式增长前夕,面对动力电池大规模退役来袭,政策和顶层设计在不断完善,但回收产业仍面临一些问题和挑战。

她指出:“首当其冲的是补足相关技术人才缺口。增强从业者的技能水平,强化技能人才储备,增加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工程应被纳入行业职业人才培养的重点,为整个行业的长期发展做准备。”此外,张涛还利用在宝马的先进经验,对动力电池设计、先进技术研发力度、创新回收利用商业模式、完善政策措施和监管机制等方面提出了具体的建议。

“对退役动力电池进行有效回收利用,不仅可以提高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效率,也可以降低动力电池生命周期碳排放,更会实现锂、镍、钴等稀缺金属资源的最大化利用,对于保障新能源汽车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社会价值和环保价值,也符合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要求,利于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张涛表示。

“加大措施杜绝回收利用环节安全和环境隐患”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渗透率逐年提升,在环保要求越发提高、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及动力电池退役量不断增加等因素综合作用下,动力电池回收产业驶入了发展快车道。

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截止到2025年,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退役总数将达到近78万吨。退役动力电池含有挥发性溶剂、含氟化合物、重金属等有害物质,若未经妥善处置,危害性很强,存在较大环境风险。

张涛表示:“废旧动力电池回收渠道有待进一步规范。当前退役动力电池回收体系准入门槛低、参与者众多,要完善制度和政策,改善正规企业的生存空间。”

她进一步表示,技术方面亟待标准化、规范化。动力电池生态设计、梯次利用、有价金属高效提取等关键共性技术和装备有待突破。退役电池评价与检测体系需要进一步完善。

她指出:“亟须明确退役动力电池放电、存储以及梯次利用产品和电池残值量等方面的相关标准,提高回收利用技术发展水平。”

“另外,要杜绝回收利用环节可能存在的安全和环境隐患。废旧动力电池回收人工过程操作不当会对人体健康和环境造成危害。”张涛表示。

“建议规范回收渠道和完善回收网络”

记者了解到,国家发改委产业司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24年本)》(以下简称“指导目录”)于2月1日起施行。指导目录由鼓励、限制和淘汰三类组成,其中,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作为一项重要技术,被列入鼓励类目录。在业内人士看来,指导目录的施行是对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产业的有力支持。

“虽然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顶层设计在逐步完善,但从政策发布实施到回收利用体系建立健全可能仍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张涛表示。

对此,张涛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她表示,应改进动力电池设计,实现标准化、易拆解、易回收。引导企业协同开展易回收的动力电池产品设计,尽量统一电池类型和规格标准。推行产品模块化设计与制造,尽量统一电池类型和规格标准,实现“设计制造—梯次利用—拆解回收—循环再生”闭合产业链的标准化、绿色化,提高自动化水平。开展动力电池绿色设计基础研究和优化提升,对比分析功能属性、材料选取、几何结构及制造工艺等设计元素对后续回收利用的影响,从安全、环保及易拆解回收等方面识别关键因素并开展优化设计,减少有毒有害物质的使用,探索使用绿色环保可再生新材料,同时提升报废电池可拆卸性能。

张涛认为,应加大先进技术研发力度,推广安全环保高效的回收利用技术。突破回收利用前端瓶颈技术,加快废旧动力电池检测、剩余价值评估、健康状态评价等技术研发,建立基于大数据分析的梯次电池监控平台,提高电池寿命、一致性和安全性等特性评估的准确性。

她表示,企业要加大研究开发动力电池拆解技术,确保可以更好实现动力电池拆解和应用的低损耗、高效率、智能化目标。加快企业技术设备改造,提高电池回收利用效率,通过规模效益降低企业回收成本,从根本上解决成本高、效益低的行业困境。退役电池的梯次利用如果可以探索获取到历史数据,将可以使梯次利用使用场景更多、成本更低也更安全。

在创新回收利用商业模式上,她建议,应规范回收渠道和完善回收网络。打造高效回收利用商业模式,鼓励整车企业、电池企业和回收利用企业建立产业联盟回收模式,联合打造动力电池“生产—使用—收集—梯次利用—再生”一条龙产业链,实现数据共享与资源共享,推动动力电池高质高效回收利用。鼓励企业探索自主回收利用模式,引导企业落实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打造闭环回收利用模式,重点推动相关“链主企业”开展自主回收,利用信息化手段建立闭环回收路径。完善回收网络体系,拓展回收服务网点类型,鼓励正规回收企业加大回收网点布局力度,完善回收物流网络和渠道。

张涛认为,还应完善政策措施和监管机制。充分发挥数据的支撑作用。建立激励和约束机制,试点电池回收“押金制度”,消费者购买汽车时支付押金,待电池回收后返还,保障回收链条闭环。

同时,建立奖补机制,对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的企业,给予一定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激发动力电池回收市场的活力,适当补偿通过正规渠道报废电池的车主和企业,保证废旧动力电池流入正规回收网点。

她还建议,应完善源头监管机制,建立多部门联席工作机制,加大监管和执法力度,取缔关停小作坊,杜绝回收模式的体外循环。强化动力电池数据应用,优化溯源管理平台设计,构建电池强制备案信息清单,建立违约追责机制,保障采集数据的完整性和准确性,为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追根溯源和能量评估提供准确参考。

“建立数据交换与共享机制,打通数据链条,实现动力电池数据在电池生产企业、汽车生产企业和回收利用企业间共用共享,推动精细化高效回收利用。”张涛表示。

(编辑:张硕校对:颜京宁)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新车测评本文地址:https://nnxinche.com/chepin/38413.html发布于 2024-03-09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新车评网

阅读
分享